zssswy

『他本有九成把握確信一旦自己誘使周防進入防禦狀態,下一步就能伺機擊中對方要害。可惜周防全然沒有防備他的樣子,宗像的刀霎時抵上了他頸側。包裹著周防的火焰被劍氣撕裂了一個口,刀鞘上青光大盛,轉眼間吞沒了他。居然不偏不倚得手了。是自己判斷失誤了嗎——難道對方其實已經連防禦的餘力都沒有了?這個念頭閃過腦際的那瞬間,宗像下意識地想抽回刀,才發現刀鞘紋絲不動。對方在硬生生抗下一擊后,緊緊握住了他的刀鞘。看來是爲了這步棋特地經受了自己一刀。宗像不禁再度乍舌,立時心念電轉提防起周防的反擊。然而預想中的反擊卻並未到來。周防只是抓著刀鞘,不慌不忙地挺直身體湊過來。「我不是說了嗎,」至近距離下,那個火熱——同時又令人心頭生涼的視線仿佛要刺穿自己一樣。「你勁太小了」』

From 微博 pyro的KRB片段翻译

——————

从目前KRB的剧透看来,周防基于本能的“人际交往”方式出人意料得热烈;相比之下,基于思考的“人际交往”则冷淡到一定程度

他怎么认识出云的目前还不清楚,论外,但是他怎么认识十束的动画里是说明了的
直到对方因为自己的关系,被伤害了,他认为自己需要为此负责了,才接受了对方的友谊,将其纳入羽翼
“有责任了”→接受你到我身边,他基于思考的人际交往,目前基本上就呈现这种状态


看海边观后感的一点小感想

今天R:B发售,海边太太读后感推特刷屏,其中一段话:
————
草薙さんも十束さんもアンナのことも大事だし、孤独も苛立ちもわかってもらおうとは思ってないから、その分、溜まってる鬱憤を宗像礼司に投げつけて、でもそれを宗像礼司は慇懃無礼にのしを10倍つけて返してくるから次第に面白くなっていったのかな
请同好N喵帮忙翻译了下:虽然出云也好十束也好安娜也好都很重要,然而他们无法理解尊哥的孤独与焦躁,所以积累已久的愤懑都向着宗像礼司投过去了,然而宗像是那种殷勤无礼的态度,十倍地奉还回来了,结果事情逐渐就就变得有趣起来了吧
————
看了心有所感。

这是在说周防尊对身边的人的定位。

想想也是,周防这种人,把别人纳入羽翼下了,视为被保护人了,那么压力焦躁,就不会扔给他们了。这种性格,他的自我定位,在赤组那种环境中,应该会表现为沉默的守护者,背后的保护伞,而不会过多的出现在“台前”。

他的锋芒和闪光唯有在足够对抗性的舞台上才会有机会发挥。

从枝头摘下来了~

真是越看越喜欢呀,实物更灰紫些,没拍摄出来这么粉

今年的第一朵花~

存句(官方)『尊礼』

素以研:

“单刀直入balabala……”

——宗像习惯性用语

“二十四小时,一直……”

“和您呼吸一样的空气,我会吐的。”

——监狱拒绝

“接下来可不会让你停止喘息了。”

“叫你停的时候,你可听过么?”

“你这样可是会让我兴奋起来啊。”

——TV雪地战

“野蛮人!”

——习惯性称呼

“宗像,前戏太长了。”

——KTF漫画

“就这样一直玩到早上没问题么?”

“如果我说感到很不舒服让您马上出去的话,您会听么?”

——桑拿篇

“真是粗暴,衣服都被弄皱了。”

“脸太近了……”

“彼此的呼吸都交错了吧。”

——眼镜购物

 

收到啦,太开心。能萌一个cp太好了~


【尊礼】【文包】【新年礼物】【个人翻译】

棒棒哒

格子铺:

小伙伴们新年快乐!

和尊礼共同度过的又一年也即将结束啦。

感谢一年来大家的支持~无论是主博那边的还是这边的。

啊——想说的话有好多……

有尊礼在实在是太开心!

新的一年,也请继续尊礼着吧!

把今年翻译过的尊礼文稍稍校正了一下打包上传了。

就算是送给给位的一份小菜吧。

水平有限,错漏之处还请包涵。

依然,请勿转载出LOFTER,请勿二次上传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。

密码在解压出来的文档里。

新年快乐!尊礼LOVELOVE!

【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qWlvQWk

密码:9ulh】



花房

2014.12.31

夜色中,日光灯下

来自微博Pyro对BOX小册子作者阵访谈的翻译

橙:「我覺得我們這些人當中,あざの桑(綠)的個性與K的氛圍最合。K這部動畫中男性角色的魅力是一大看點,而あざの桑在描寫男性的帥氣這點上尤其出色。所以正劇中他執筆的地方感覺特別亮眼。」藍:「比如周防這個角色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来他们知道啊,原来他们意识到哒……

可以说,K在所有平台上所释放的所有信息,唯有绿的周防尊,让我感受到了帅气和魅力,尤其是身为男性的那种。

跌入K坑至今,最大的遗憾,就是那个因为绿的成果而喜爱上的周防尊,除了TV和早期的抓,基本再也未见绿为他写一个字。

被绿坑死啦!

来自微博Pyro对BOX小册子作者阵访谈的翻译

藍:「我也贊同あざの桑最適合這部作品的風味這點。我是那種對角色的心理細微變化沒什麼概念的人,看到周防在監獄裏默不作聲的那幕,會想「還不如快點出去打一架」(笑)。角色沒使出必殺技的瞬間,對我來說就像進入中場休息一樣。」 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从前注意到蓝写宗像,基本上就没有内心戏,没有直接描摹人物情绪变化的文字,几乎都是在拿别的角色当做视角切入点,去描述一下那个叫做宗像礼司的“外壳”。当时我以为是刻画的时机未到,如今看来,根本是蓝这个人对内心戏,或者说,起码在“宗像礼司”这个角色身上,对人物内在世界的描写,没有兴趣。

从他说周防尊蹲监狱那一段体现出的喜好来看,他对情节的爱好,真的挺起点流的,当然水平高出很多。

从KSB以及其它由他执笔侧写宗像的文字来看,蓝比较热衷于塑造狂霸酷拽叼型的角色,但还不是主角型或者主角阵营那种狂霸酷拽叼,而是有躯壳外形但内心不明的“造像”与“符号”,时髦值很高的反派,等着被推翻的靶子。

我再度确认了,我喜爱的“宗像礼司”来自于TV,尤其爱上的契机来自于TV最后一集。倘若这角色只有KSB里这一面的形象,我不会对他感兴趣。对K也顶多会是个过客。

尊礼这CP对我来说是相辅相成,相互成就的。没了一边,估计对CP也不感兴趣了。不过应该还是会成为周防尊的路人粉。

最后,我觉得,偏爱TV形象还是偏爱小说形象,大体上决定了观众对同人作品中宗像形象OOC的耐受度和耐受方向,乃至攻受喜好。当然,个别偏差的既联系不上TV也联系不上KSB的,不包含在内。